蛇一匡 - 分卷阅读1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1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

    作者:蛇一匡

    《极品小帅哥连环挨操记》相关文

    属性分类:穿越/宫廷江湖/未定/未定

    前生为妾1(魂魄这是掉到哪儿去了!)

    话说那一日,陈涛被毛哥用几个稚嫩少年严重猥亵以後,又被他一时兴起的用全部体重压迫而导致昏厥。

    陈涛从昏厥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脑海里的所有光鲜景象。

    人,被笼罩在一片黑沈沈的阴暗中。五官早已经失去了它们原来的功能,陈涛只能胆怯的凭著触感摸索的走在黑暗中。

    前方尽是黑暗,无边无沿。

    走著走著,脚下的路突然折断了,身体笔直的自由下坠了。带著无限恐慌的下坠了一会儿後,陈涛的脚又触到了可以依赖的地面上。

    这是。。。什麽地方啊?

    陈涛停在这让人揣测不安恐惧的寂静黑暗中,直到实在站不住的时候,他才惶恐不安的顺著这条神秘的黑色甬道一路前行了过去。

    渐渐地,前方出现了一丝光线!

    又走了一会儿,那一丝刺眼的白色亮线突然散发成了一片极其炫目的光芒。

    这片让人觉得敬畏的光芒,波动著,震颤著,带著犹如初融钢水一样的滚沸和炙热,顷刻间势不可挡的奔涌出来,一路上融化了人的双眼和形骸,带著无声的喧嚣和意外获得的人类的惊恐战栗,沸沸扬扬的向远方绝尘而去。

    等陈涛在这片强光的刺激下恢复了知觉以後,一阵嘈杂的人喊马嘶声疯狂的灌入了他的耳中。

    陈涛不相信自己视觉的狠狠揉了两下眼睛,都是幻觉吧!都是幻觉!

    等睁开眼睛後,悲剧的是,他一点儿都没脱离这个让人呼吸都觉得压抑的地方。

    陈涛的大脑中一片缺氧的昏沈和思考无力。

    但只见远方广袤无垠的灰蓝色天空下,卧著一片苍凉泛黄的秋野荒原,地平线上一团滚滚的烟尘,数不清的马匹驮著身穿古旧铠甲的将士四蹄几乎飞起来似地的向这边狂奔而来。

    这是。。。这是什麽情况。。。

    正在发呆之际,对面的骑兵群中,有人弯弓搭箭,“嗖“的一下,几只利箭同时裹挟著风声的向陈涛劲射了过来。

    陈涛一见利箭迎面射来,想都没想的快速向後一仰,几只能轻松穿过他胸膛的杀人长箭擦著陈涛的前胸一下斜飞了过去。

    啊!!!好险好险!怎麽能射的这麽准啊!这好像真他妈的是在打仗啊!可是为什麽我能一下就掉在这个兵荒马乱杀人不眨眼的战场上啊!这麽激情的颜射我受不了啊!我,我到底是惹到你们的哪一样了?犯得上这麽义愤填膺的出动这麽多的人来置我於死地吗?那既然大家都这麽愤怒了,抓到我以後岂不是要车裂、炮烙、油炸、汤煮,还是做成响铃鸡的让老子在瑟瑟秋风中腊化啊???

    对了,我屁股下面这个动啊动的东西是不是一匹马?陈涛赶快低头一看,果真是一匹马!还是一匹长长鬃毛随风飘逸的赤兔胭脂兽!

    这匹身形不算太高大的赤兔马,此时正焦躁不安的摇著头,喷著响鼻的在原地来回的踏著步。

    陈涛又赶快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的身上现在正穿著一件陌生的毛皮束腰长袍,长袍是沙黄红棕相间的渐变色。一低头,耳边扫过了一对温暖柔软的长狐尾,陈涛左右的甩了甩头,狐狸尾巴轻盈俏皮的轻搔了几下他的脸颊。

    再看手中,一条只有在电视和京剧里看过的武器正牢牢的握著自己的手中,这个武器虽说看著像枪,但它的枪尖下还有一个单独的月牙形的利刃镶嵌在其下。这个。。。这个是不是叫单刃青龙戟,网游里也有这玩意儿。啊。。。这条戟还真挺沈的。。。戟身全部是暗灰色的钢铁铸造而成的,锋利无比的月牙形单刃和枪头上还沾著慢慢一下子鲜血,血光中,冷兵刃的寒冷杀气正一跳一跳的透射出来。

    好兵器。。。难道我的灵魂真的是掉进了古代某人的身体里了?还好。。。没掉到动物身体里就已经很万幸了。。。

    陈涛动了一下肩膀,感觉到了背上正背著一件又长又硬的东西,那东西是通过几根柔韧的皮条紧紧的勒绑在陈涛的身上的。

    还没等陈涛再次观察感受的时候,他胯下的胭脂马已经开始暴躁的昂头嘶鸣了。对面的那群对陈涛有著刻骨仇恨的人已经奔到了陈涛的身旁左右,“哗”的一下,疾速的散成了一个圆圈,陈涛被他们严严实实围在了圈子的正中央。

    一个好像头领一样的穿戴著全副盔甲的人,手里握著一只看起来也是很沈重的长枪,愤然的指著陈涛大声的吼了好几句。

    陈涛愣愣的看著他的嘴。别说我不搭理你啊,大哥,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麽。。。你们应该也是中国人吧?可是就算你们是古人,正在说文言文我也应该能听懂一些啊,为什麽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呢。。。穿越成外国人了?回去照一下镜子。

    前生为妾2(身为猛将,不战不可!)

    陈涛郁闷的看了一眼刚才大喊的那个长相很原始的人,然後又往他的身後看了一大眼。哎。。。更郁闷了!我勒个去啊!他身後全是让人看著就头晕的铺天盖地的追兵啊!这这这这,这让我如何是好啊~~~

    啊!越来越多追兵都已经扑过来了!这圈子只能越围越厚!不行!我得跑了!

    陈涛迫於无奈的双手一拽马缰,调转胭脂马的马头,未加思索的奔著这圈子的一个角落就冲了过去。

    角落里的人看见陈涛闷声不响的冲了过来,拍马奋起长枪就上来应战。陈涛自己都没想过为什麽可以这麽的英勇的单手一用力,运起青龙戟上的月牙利刃一勾来将的长枪,再往回一拉,那人手中的长枪顿时就直直的向陈涛的後方飞了过去,後方传来一声惨叫。啊。。。误伤。

    陈涛断下了那人的兵器以後,顺手把青龙戟的枪尖向前对准那人的胸一刺一拔,“扑”的一下,一股热血温泉似地喷涌了过来,整个的喷了陈涛一胸一身,连他胯下的胭脂马的马头和鬃毛上也被喷洒上了一些血痕。

    陈涛觉得特丧气的用袖子抹了一下脸,胭脂马丝毫没减速的继续向前狂奔了过去。

    正奔著的时候,後面又是一股杀气十足的冷风夹著死亡的威胁,疯狂的向陈涛的後背猛刺了过来,陈涛稍微一闪身,一个寸劲把来袭的利器夹在自己的腋下,轻轻一拍马,胭脂马向前一跃,陈涛硬生生蛮横的抢走了那杆来袭的黑色蛇矛枪。

    胭脂马四蹄翻卷著狂乱的烟尘一路向北,奔向了一个缓慢起伏的小山丘。

    陈涛粘附在马背上,一边随著马背的上下起伏,用双腿踩著马镫的调整著自己的坐姿,一

    分卷阅读1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