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匡 - 分卷阅读5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5

    ,还是他想被弄死,还是你们两个奸夫淫妇一起死?主公对跟自己云雨过的人最是阴晴不定,你还是离他远点儿吧。”

    “我知道~~~你别说了。这麽好看的人十分难得,不知道主公以後会对他做什麽?”

    “不知道,只能说他生死未卜。”

    “哎~~~”

    两人又叹了一会儿气,那个人一看陈涛已经不挣扎了,拍了拍陈涛的屁股,陈涛夹著已经有点儿适应了的羚羊角扭动了一下身体。那个人又把剩下的羚羊角部分一鼓作气的推入了陈涛的屁眼。

    前生为妾7(将军决定用你来侍寝)

    做完这些以後,那人拍了拍陈涛的屁股:“夹著吧。主公照顾你,先让你开开窍,败败火。省的一会儿被干的痛不欲生、呼天抢地的。”

    当然他说的这些话陈涛全都听不懂。他只知道屁股里的羚羊角又带著疼痛的推进来了,而且对於一个男人来说,屁股里面被插入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那种耻辱可真是莫大有焉了。

    他正难受的挣扎的时候,那两个人又一个按住陈涛的,一个用一条布带紧紧的把羚羊角勒进了陈涛的屁眼里,然後巧妙的又在陈涛的腰间横著扎了一条布带,打了几个结,两条布带就结实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

    做完以後,两个人这才把陈涛的裤子重新的提好,然後拎起陈涛磕磕绊绊的一路向中军帐走了过去。

    陈涛完全晕头转向的被人拖拉到了中军帐以後一下就扔在了地上。他眼上的蒙布也随即被摘了下去。

    中军帐里铺著一张虎皮,一个卧地的舒适的蓝色锦缎被褥平行的铺在虎皮旁边,白天看见的那个将军正斜倚著一张黑色檀木的小案几翻看著一卷厚厚的书籍。

    陈涛盯著那本不知道谁用毛笔一笔一划抄出来的书看的眼睛都不能错神了似地发呆。我操!!!终於看见真正的毛笔手抄本了!好新奇!!!真的就没见过现代人谁用毛笔写出这种书籍!啊啊啊!不过。。。话说我怎麽有了一种在古墓里游荡的感觉。。。这些人,都是古人那是没错了。。。但是!!!他们为什麽活生生的都在我的面前啊!这个不合理!我想回家!我想吃糖醋排骨!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陈涛的肚子就应景的叫了起来。陈涛真的不能也不想捂住它的嘴了。妈的。。。老子上一顿饭是什麽时候吃的?吃的是什麽东西啊?

    那个将军看了看陈涛,冷笑了一下,把书合上扔在了一旁,然後站了起来,旁边的人又使劲的把陈涛按跪了下来。

    将军让军师对陈涛说:已经有人招出了你们族人营盘的所在。我也已经派兵去攻击你们的营盘了。跟我作对的人都是鸡蛋碰石头,不过你还有几分姿色,我决定留著你做枕边之用。如果你还识时务,就老老实实的服侍我,如果不识时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变成荡妇。我现在已经决定带你回京城了。

    陈涛无动於衷的听著,操的,你吓唬谁?你能把我怎麽的?哈哈哈哈,老子这是在梦中,在梦中。不要紧,你随便的杀吧,随便你。你快杀死我我就快点儿的回去。

    所以陈涛很牛逼的高傲的抬头看著那位将军,那位将军一看陈涛的这副样子,立刻的停住了脚步,也冷冷的对视著陈涛。

    军师问:“怎麽?刚才的那番话你没听清楚?”

    陈涛哼笑了一下:“你随便杀了我吧,做人可以不怕死,但是不能不怕被侮辱。”

    那个将军非常感兴趣的看著陈涛问:“怎麽?怕被侮辱?”

    操。。。我怎麽刚才怎麽说出来的那句话?怎麽能对他这麽说呢?妈的!脑袋一定是摔坏了!

    陈涛赶快改口:“不是!做人不能怕被侮辱。”

    日。。。这也好像不怎麽合乎情理。那到底是怕还是不怕好。。。

    还没等他想完,将军放声大笑了起来。

    笑了好半天,他才让军师跟陈涛说:“你怕不怕侮辱,我也决定让你侍寝了,你的心意能对我的决定有什麽影响吗?”

    陈涛有点儿想激怒他的把攒了好一会儿的一汪口水一下就吐在了将军的身上。他妈的!被人压跪著的够不到他的脸。不然我狠狠的一口啐你的满脸花的!

    旁边的军师吓得赶快闪过来,给将军擦拭著看起来很朴素的上等绸缎袍子。一边擦一边急切的对旁边的护卫喊:“来啊!给我掌嘴!掌嘴!”

    旁边早就过来了一个强壮高大的护卫,一下一下的狠狠的来回扇著陈涛的耳光。

    陈涛静静的让他抽打著。反正也快死了,你抽我两下能顶什麽用?

    将军一抬手:“别打了。”

    护卫赶快恭敬的低头退到了一边。

    前生为妾8(把他扒光了按倒!)

    将军随手抽出了腰间寒光四射的宝剑,看了看陈涛,用剑尖挑起了陈涛的下巴,看了半天陈涛毫不在乎的脸。然後用剑尖拍了拍陈涛的下巴,陈涛睁开眼睛安静的看著将军的脸,这他妈的是古人!好好看看吧。回去就再也看不见了。那个鼻子那个眼,虽然阳刚的过分,也非常的帅,但是,但是只是古人而已。

    你也最终会烟飞尘灭,你也有百年的那一天,你牛逼个屁?

    那将军微笑了一下,把佩剑重新的插入了腰间的剑鞘中。陈涛有点儿松了一口气的,正想问军师能不能给自己点儿饭吃。

    突然将军急如闪电的一下抽出了旁边士兵腰间的佩刀,用力一挥,一下就把刀砍在了陈涛的脖子上。

    陈涛就觉得一股寒气再也不能真实的横扫了过来,我操!!!砍头啊!!!你不能让我身首异处!!!

    一股剧痛已经腾起在了陈涛的颈间。陈涛说是不害怕,可是真的是吓得要死的僵在了原地上。

    他在等著自己脑袋落在地上以後,生命和意识痛苦的消逝。

    可是等了好半天,脑袋竟然没跟脖子分家!

    陈涛惊愕又不解的一抬头。将军被他这个样子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顺著刀身的轨迹,把大刀从陈涛的脖子上慢慢的拉了下来。原来,他刚才在半空中就已经把刀刃反手转成了刀背。

    陈涛就觉得鸡鸡里面好像流出了一些热热的东西。不会。。。不会是我被吓尿了吧!

    哎我说你这个宿主的身体也太胆小了吧!!!可是。。。可是刚才真的很吓人。。。

    还好还好,陈涛感觉了一下,裤裆里并没有太多的液体流出来,只是一点点,一点点尿液而已吧。。。

    将军对手下人发了一句话。手下人上来麻利的解开了绑著陈涛的绳子。那些士兵正想给陈涛解脚镣的时候,陈涛猛的向上一抖手里的锁链,锁链一下从他的身後飞到了前面,继而稳稳的套住了正在给他开脚镣的士兵

    分卷阅读5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