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匡 - 分卷阅读6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6

    的脖子。

    众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的慌乱,这才把陈涛牢牢的按在了地上。

    将军微微皱了皱漆黑的剑眉。然後对手下人发令:“把他扒光了放在褥子上。”

    手下人闻言赶快按住了陈涛,一阵忙乱之後扯下了陈涛身上的皮毛袍子。然後又几下撕碎了陈涛的裤子,最後是暖烘烘的靴子。

    陈涛整个的赤裸被人按在了将军的柔厚的褥子上。

    将军让人掌著油灯的照著陈涛,然後蹲下好像抚摸上等锦缎一样的抚摸著陈涛的皮肤。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够,又吩咐人给陈涛擦干净脸和脖子。

    当他再次看著陈涛皓齿星眸、粉雕玉琢的面容时,竟然脸上掠过了一丝惆怅的痴迷。他轻轻的用手指感受了陈涛嫩的吹弹挤破的脸颊好一会儿,才对手下人说:“拉到关押俘虏的帐篷里。”

    一行人连拖带拽的呵斥著陈涛快步的走到了关押俘虏的帐篷里。

    前生为妾9(用你的嫩菊换他的命)

    将军带著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看著帐篷里愤愤然默不作声的几个刺客,踱了一会儿以後,他才让军师给他翻译:这是你们的副首领吧?我拉出去的那个人已经供出了我想知道的全部事情,所以你们,呵呵,就是耻辱的存在,我今天让你们看看跟朝廷作对的人的下场。还有,我想纳你们副首领为妾,你们还得帮我好好的劝劝他。

    说完大笑了起来。坐在地上的刺客没有一个不惊讶的嘴都张大了的盯著浑身赤裸,腰里绷著两条黑色宽布带的陈涛看。

    陈涛现在害羞的都想自杀了,你要干什麽随便你,为什麽要让我在这些人面前丢脸!为什麽!!!

    然而这才是羞辱的开始。

    将军看著陈涛,摸著陈涛柔嫩的下颌。陈涛气得狠狠一甩头,甩开了他手指讨厌的纠缠。

    将军并没有介意的让军师接著翻译:你是改变不了任何定局的,从今天晚上开始你一辈子就是我的奴隶了,本来想让你过过人过的日子,但是你自己跟我找不快,我现在命令你什麽你就做什麽,如果稍有拒绝,我就把这些人一个一个的杀给你看。

    陈涛看了看地上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的那些人,心里非常茫然的盯著地面。自己也作不了什麽。面前的这个傻逼为什麽这麽的想征服自己?

    将军让那些人放开了陈涛。陈涛气得要死得挣开了按著他的人的手,赤身裸体的站在了帐篷的中央。

    将军让人抬来了一张比桌子矮很多的案,然後指著长长的光滑的木案对陈涛说:“躺上去。”

    陈涛看了看将军。刚一犹豫。将军抓住旁边一个刺客的头发,往下一拽。

    陈涛一看,虽说自己觉得是在梦中,但也千万别他妈的出人命啊!为了这点儿小事出人命真的就是不值得。躺就躺吧。。。

    陈涛不想躺又不能不躺,别扭的要死的躺在了案上。

    被将军抓著头发按著的那个人倔强的要死的对陈涛喊著:“不能听他的!你要坚持住!我宁肯死在你的面前也不能看你被辱!”

    不知道怎麽的,陈涛心里最怕人碰触的那点一下痛苦的狂跳了起来,他刚“呼”的从案上坐起来。将军手起刀落,那个英勇不屈的刺客的头就被他砍了下来。

    将军让人拿来一个盘子,把那个怒目而视的人头放在盘子里,然後让他们端给陈涛,任身边尸体砰然倒地的流出了满地腥气扑鼻的鲜血。

    陈涛还是第一次的被人这麽惊恐的恐吓。看著那个死不瞑目的人头,心脏都快抽搐成核桃大小了, 一阵一阵的抽痛狠狠的在他的胸膛里来回回荡著。

    不行不行!!!不能让他继续杀人了!这些人会死的很不值的!虽然不知道跟他们到底是什麽关系,但就是不能让他在这样的接著杀了!

    想到这里陈涛一横心的躺了下来,他面无表情的对军师说:“你跟那个将军说,我全听他的,不要让他再杀人了。”

    军师如实的禀报给了将军。

    将军暗笑著的解开了畔甲绦,卸去了铠甲,然後脱去了战袍和裤子,转身对军师说:“让子林进来,我们一起好好开开荤。”

    军师猥琐的笑著说了一声:“得令。”然後马上转身走出帐篷找那名叫子林的白盔白甲的小将。

    将军转头笑著的看著陈涛,他不慌不忙的爬上了陈涛的身体。

    前生为妾10(轮奸的前夕)

    陈涛就觉得一个带著十足男人阳刚体味的巨大身躯正散发著好像炭火一样的热度慢慢的覆盖在了他的身上。

    将军胯下的那一根巨龙一样的阴茎正顶著透明液体的颤动著的高高的翘起。

    陈涛此时紧张的不知为什麽全身明显易见的可怜的颤动著,呼吸严重的不均匀著,将军的手刚扶上他的脸颊,他就下意识的要一挡,将军带著极度威慑的目光停了一会儿,陈涛这才十分无奈的抓了一会儿将军的手,轻叹了一口气的把手重新放了下来,他的手紧紧的抓著木案的边缘。

    其实陈涛是担心这个将军再次发飙,然後又有不必要的人送命於此。此时陈涛屁股里不算太粗但很纤长的羚羊角硬邦邦的随著他身体的扭动,左右的扩展著他的肠道,每每羚羊角往下一坠就要脱离肛门的时候,那条紧紧勒住他股沟的布条都能适时的把羚羊角给楞塞回去。如此往复,让陈涛的肛门被摩擦的苦不堪言。

    将军带著非常满意的胜利的微笑,继续的用手扶住陈涛如上好羊脂美玉一样光滑,透明水晶一样带著些许清凉的脸颊,深情的带著下腹熊熊燃烧的火苗鼓起的欲望用嘴唇亲吻著,感受著陈涛的俊脸。

    芬芳的如同含著上等香料的幽香的小肉唇,让人舔著有如吸吮甘酪一般,那一分惬意也许只有神仙才有机会品尝过的。

    舔著亲著,亲著舔著。将军终於有些承受不了下腹高昂阴茎的剧烈要求了,他有点儿迫不及待的一招手下,示意让人割开勒在陈涛腰间的布带。

    布带刚扔在一边的时候,帐篷门被人掀开了。

    白袍的子林带著一阵微风的走入了帐篷,他刚一进账,就正好把陈涛晶莹冰肌中粉晕肛门夹著羚羊角外露出一截的春宫图看了一个满眼,自己的主公古铜色的结实的高大身体压在这个可恶又惹火的刺客的身上,还真是别有一番虐爱的美妙洞天。

    将军听见子林进来,头都没回的对子林说:“子林,让他们把那尸体拖出去,不好看的都带到辕门外斩首,好看的你们就在这里随便享用吧。”

    子林的阴茎也是一阵胀痛欣喜的谢过了主公,然後走到那些人的旁边,点了几个让人拖出去,随後就吩咐手下人把剩下的刺客手臂绑在扁担上,照例用湿布清洗干净肛门和肠道,抹上一些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