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匡 - 分卷阅读8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8

    ,不过这回是没让陈涛的屁眼脱离他大阴茎一寸的整个骑在了趴在垫子上的陈涛的身上。

    将军津津有味的一下一下的捣捅著初次被人捅开屁眼的鲜嫩的屁股。由於是陈涛是趴卧的体位,屁股夹的更紧,将军爽的直闭眼睛的操著身下这个柔软鲜美的小面团。真的好像揉面团一样的不停的揉动这小尤物,太可口了。

    龟头已经让陈涛湿滑到不断流出液体的肠道夹得酥麻瘙痒到了一定的程度,将军知道自己就要控制不住了,於是一下搂起陈涛的软嫩腰肢,把陈涛的屁股往上撅了撅,毫不留情的狠狠的捅插起了陈涛来。

    陈涛本来就被饥饿、伤痛、晕眩和剧痛折磨的很难过。将军这一雪上加霜的捅插让他更加的无助的晕眩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嘴里在无力的狂呼著什麽,在自己的声音之外,他听见了好多人发疯似地撞击肉体声、大笑声和猥亵响亮的攻击肉洞的水声交织缠绕在一起。

    跟陈涛同来的那5个美男已经被那些强壮到极限的男人的粗大鸡巴轮奸的多数晕了过去。可是没晕多久又被下体的剧痛给刺激的重新清醒了过来。痛苦的惨叫声不绝於耳。

    这时候将军也奔马一样的在陈涛体内又狂捅了十来下,最後他终於狠狠的把下体紧紧的压在了陈涛的屁股上。一股一股滚烫的热流在陈涛初次被男人捅插的肠道里劲射到了他身体的深处。

    这里是属於将军的境地了。

    将军满意的抱著早就满脸泪水的陈涛,一边亲吻著的一边径直的走出了帐篷,进入了自己的帅帐内。他把陈涛放在了厚厚的褥子上,让下人擦净了陈涛身体上的粘液和屁眼里存留著的众多精液。然後又吩咐人给陈涛带上沈重的短短的手铐,稍微链子长些的脚镣。玩弄女人一样的抚摸著陈涛的遍布他大手掐握痕迹和性交激动时咬痕遍布的白皙身体。

    玩著玩著,将军看到了虚弱到抬手都困难的陈涛肩膀上的伤口。

    於是他叫进来军医,让军医解开陈涛肩上的绷带,重新用药粉堵住了渗血的伤口,重新包扎。

    军医出去以後,将军又让人端进来一碗浓香的酸奶米糊,还有一块很精致的烤鹿肉。东西一放在陈涛嘴边的时候,陈涛就已经饿疯了的伸手去抓。

    将军笑著的制止住了陈涛,然後取来放在旁边的银勺,很耐心的一勺一勺的往陈涛的嘴里先喂了好多酸甜爽口的酸奶米糊,然後又用刀切下烤鹿肉,嚼碎了的吐在陈涛的嘴里。

    陈涛就那样的小孩子一样柔弱的品尝著烤肉和米糊。好香好香好香。。。。。。

    陈涛一边吃一边觉得那些食物已经在身体内被稀释、分散、瓦解了,各个已经渴望食物渴望了很久的器官贪婪的分泌著自己强劲到能消化铁钉一样的消化液,它们快速且不停歇的吸收著香甜的外来营养物质,各个几近干瘪的细胞正在缓慢的膨胀,失去的力气慢慢的还魂归位了。

    还没吃多一会儿,陈涛就吃完了所有将军喂给他的东西。但是!我要是不狂操你的祖宗真的就对不起你!能不能不那麽吝啬?能不能?小爷我吃米饭也得吃够半斤才能刚刚饱,你给我才喝了多少一点儿的奶糊啊?你当喂鸡喂鸭子呢?那块鹿肉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好不好?

    陈涛一边品尝著嘴里残余的食物滋味,一边还渴望的来回盲触著的寻找著食物,帐内的灯光实在是太昏暗了,对於一个习惯灯火通明的现代人来说,那点儿微光只能等同於吝啬的公共厕所内的照明设施。真不明白古人都是怎麽在这种弱光下读书而不近视眼的,好强啊。。。

    将军满意而又安详的怀抱这只从野地里捡来的凶猛小兽,他完全忽略了刚才的恩怨情仇,带著几分慈祥的父爱,轻轻的的摸索著小兽身上那柔嫩的皮毛。摸是摸,他就是刻意的不看陈涛那双被饥饿快折磨疯了的冒著绿光的眼睛。

    将军的大手漫不经心的抚上了陈涛的嘴唇,陈涛一边讨厌他的躲避著他的手指,一边贪婪的嗅闻著他手指上的食物香气。

    将军看了看陈涛,转而把手摸向了陈涛的耳朵。陈涛这回可有点儿著急了,他张嘴就对将军:“我要吃东西,我饿。我要吃东西!”

    将军听不懂陈涛在说什麽,他完全当陈涛是在鸣叫的入迷的看著陈涛。陈涛带著满脸的不满意和近乎爆炸的愤怒又对将军说了一遍:“我饿!你听懂了吗?我饿!你个傻逼!我要吃饭!”将军倒一下笑开了:“你个小畜生,说什麽呢?”

    前生为妾13(跟我斗嘴不想活了?)

    陈涛也听不懂他的话,他就觉得对将军说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你不是有翻译吗?为什麽不让他现在进来听听我在说什麽呢?陈涛一著急的开始大声的嚷嚷了起来:“我饿了!!!我要吃肉!!!”

    将军由於离得陈涛很近,一下就被陈涛的这声巨吼给震的满耳嗡鸣了起来,他脸上一扫晴朗的一下坐直了身体,狠狠的抬手就给了陈涛两个耳光。陈涛被他这麽狠狠一打,嘴角马上又泛出了止不住的鲜血来。

    哎~~~嘴里面的嫩肉被自己的牙床硌破了,而且两只眼睛不停的金星乱冒,一群小鸟在陈涛的头上啁啾盘绕,偶尔还飞来一只大个的乌鸦。乌鸦说:“呱~~~”

    等陈涛止住了眩晕以後,他积攒了全身心的愤怒,并把这愤怒集中在乌黑的双眸中,他就那样恶毒的用眼睛死盯著将军,心里不住的暗骂:我操你个血妈的!你他妈的给我耳光倒是不吝啬啊?妈了个逼的!老子是爷们!老子要吃肉!老子要吃肥美的鲜羊肉!你以为你的鹿肉很好吃是不是?我他妈的天天吃的都是这玩意儿!那种特殊的腥味和膻味,都快把老子给腻歪死了!要不是被你们把牛羊都抢走了,我能天天吃那些山野的小鹿吗!我要太平的生活!我要幸福自由的进食!我要吃羊肉!我要吃羊肉!

    然而现在将军看陈涛倒像是端在盘子上,带上一朵红花,笑眯眯的小肥羊。这只小肥羊已经被洗涮乾净,千刀万剐的成了无数片,喜欢吃哪个部位尽管用筷子随便夹,按在水花翻滚的开水紫铜锅中就可以大饱口福的小美味。越看越喜欢,虽然这小肥羊喜欢不断的躁动,但是骑术高超的骑手最喜欢的就是上蹿下跳,四蹄乱刨的野马和烈马了。只有征服这样的马驹,才会得到那能填充大男人虚荣心的有力的成就感。

    你就挣扎吧,你就愤怒吧,我就喜欢看你这种略带阴险的不想受束缚的表情,好野性,好合我的心意。温顺卖乖,弱得好像初生羊羔似地男人,京城里是要多少有多少,那样的货色,白给倒贴都不要,看著他们都硬不起来,宁吃仙桃一口也不咬烂杏三筐。

    想到这里,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