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匡 - 分卷阅读9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9

    将军依然保持著高傲的安静表情,微转过头来,对身边的侍卫说:“传军师。”

    侍卫赶快抱拳躬身的答应道:“是!”,然後转身出账,不一会儿就把军师请了进来。

    军师恭敬的快步溜进了将军的帐内,不敢看将军榻上一眼的弯腰施礼道:“主公。我来了。”

    将军“嗯”了一声,看看面前还在对他运气的陈涛,哼笑了一声,又漫不经心的抬头对军师说:“问问他,他到底想要干什麽?再这样无礼的对我大声喊叫,我就把他的舌头割下来下酒吃。”

    军师赶快厉声的问陈涛:“你个蛮夷!你刚才叫什麽叫!你以为这是你家住的蛮野荒村!一点儿礼数都不懂得蛮子!想谋害将军的耳朵吗!你刚才喊什麽?”

    陈涛生气的想立刻扑过去一口咬断军师的脖子的说:“我能叫什麽!我饿你懂不懂!我饿!我想吃肉!我不吃鹿肉!我要吃羊肉!”

    军师赶快弯腰转身对著将军把这段话翻译了过去。将军闻言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对军师说:“告诉他,给他什麽他就吃什麽。没有他选择的权利。”

    军师赶快的传译了过去。

    陈涛一看请求发送失败了,心里顿时就涌起了灰蒙蒙的怅然感。一阵无奈划过心头之後,陈涛突然灵光一闪的转头对著军师甜笑了一下,这一笑虽然是笼在昏昧的灯光中的,但军师的心一下就被它强大的冲击力给撞了个七零八散、久久不能平复的,左心房和右心室联手的突突一阵乱颤,颤得军师险些没失态的捂住胸口小声的舒爽呻吟,啊~~啊~~好销魂哉~~好销魂~~好荡漾兮~~好荡漾。

    将军不动声色的盯著军师,军师正在绯红迷雾中畅快遨游的心一下就被将军犀利的目光给刺回了现实。足智多谋的他此刻竟然哑口无言了。

    於是乎,留著三缕短髯,长相好像土鸡似地军师左躲右闪的逃避著陈涛持续的微笑攻击,躲闪了一会儿,军师终於忍不住了掩饰著内心的焦躁对陈涛大声的问:“你,你笑什麽!有很麽好笑的?吗。。。”

    陈涛说:“哼,我笑什麽?我笑你们怎麽这麽害怕我。我身上的伤痛我自己都数不清了,现在根本都伤害不了谁,你们竟然还这麽防备我的给我带这麽重的铐镣。呵呵。你们天朝的人也只不过如此啊。啊,对了,还不给我吃饱了饭,怎麽?怕我挣断铁鍊逃跑啊?你也太高看我了。算了,不跟你们这些傻逼一般见识,你们都是傻逼、傻逼、还有他(陈涛一指将军)大傻逼。你告诉他,我想操他妈。哈哈哈哈哈。。。”

    前生为妾14(一根一根拔阴毛)

    军师身上所有的毛差点儿没被陈涛的这些话给激的像箭猪似地直立起来。他慌乱而又气愤的用留著长指甲的苍白的手指指著陈涛说:“你!!!你给我住口!!!你个不知死活的小蛮子!!!你!你竟敢辱骂主公!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给你吃就不错了!操谁妈!大家都能操你!你还。。。”

    刚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涛又冷笑的对著他“哼”了一声,这舌头锋利的可以切瓜砍菜外带剔骨削肉的的军师竟然一下就被陈涛给笑得忘了自己下面要说什么了。

    将军看著军师的困窘样子,微笑著的问:“他是不是在骂我?”

    军师被将军的这句话一戳,一下就像气消了的河豚一样,撒气萎蔫了下来。他恭敬的对将军弯腰作揖说:“是的,这个小蛮子因为吃不饱而生怨,讽刺我们无用,而且,而且还咒骂主公您。”

    将军眼中带著淡淡的似笑非笑的凌厉转头看了看陈涛。陈涛也冷静的回看著他。将军轻蔑的笑著说:“嗯,山里跑出来的野兽,没有一个是好驯化的。从小抱来的是一样,成年以后俘获的又是一样。他就是那种很欠管教很欠调教的。但是,畜生就是畜生,如果他学会了人的礼节,那就便成人了。对这样的蛮夷,著急是没有用的。军师。”

    军师赶快90°弓腰的回应:“小臣在。”

    将军摸了摸陈涛油亮乌黑的阴毛,陈涛讨厌他的一下打开了他的手,将军根本没在乎的闻了闻手上残留著的陈涛的味道说:“我对他的身体很满意,那个柔嫩的小洞也不错,但这些耻毛,你看。。。”

    军师脸上一下就猥琐的笑开了一朵花:“小臣知道了!主公您请稍候!”说完,他转身就喝令手下的兵丁:“到我的帐篷里把我的药箱拿来!!!”

    手下人一声“得令“,马上就去了那边的帐篷里取来了军师的药箱。

    军师打开药箱以后,对旁边身材魁梧的强悍兵丁说:“把这个小蛮子给我按在案几上!”

    几个膀大腰圆的兵丁一下就蜂拥了过来,他们抓住了陈涛的四肢,几下就把陈涛整个的牢牢按压在了案几上,陈涛现在有点儿发懵了。干。。。干什么?不是刚才才操过我吗?怎么?又他妈的来劲了?难道你们就喜欢在这种硬的能当棺材板用的桌子上做爱吗?床上好不好?放著柔软的地方不躺,你们都有睡棺材的习惯啊???

    军师挽起两袖,然后用有些衰老出皱纹的两只肤色发白的手从药箱里取出了一贴膏药。

    这种膏药一点儿都不像现代的棉布上敷著黏性物质的膏药。它的样子基本就是一种薄薄的皮上摊了一大堆黑棕色的龟苓膏似地东西。

    军师把这块膏药放在了一个很小的里面装著少许水的小铁锅的锅盖上,然后把这只锅放在了旁边用来取暖的火盆上慢慢的烘烤著锅盖上的膏药。

    不一会儿,膏药上的黑色物质就被滚烫的小锅给烤的融化了开来,一股摄人心脾的芳香味道势不可挡的在帐中膨胀了起来。

    军师得意的揭起有些滚烫的膏药走到了陈涛的面前,陈涛此时在桌子上都有点儿躺累了。他无力的看著军师和军师手里的东西,两个眼睛半睁不睁的在想著军师到底要对他做什么。

    军师刚想好好的训斥一下陈涛,陈涛倒先开口了:“你拿那玩意儿干什么?”

    军师嘴里刚要冒出来的话一下被陈涛给堵了回去,他看了看膏药,然后说:“给你拔毛。”

    陈涛一下静默了下去。

    还没等军师再次开口,陈涛又抢在他前面问了一句话:“拔毛是要干什么?”

    军师有点儿生气了:“拔毛是为了让你看起来更好吃!”

    “哦。。。”陈涛再次的安静了。

    前生为妾15(你们这些畜生)

    军师气的要死的刚要破口大骂陈涛,陈涛又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的开口了:“你以为我是猪吗?你吃之前还要拔毛?”

    军师早就熊熊燃烧起来的怒火被让陈涛最後的这句问话一下就给激得蹿起来17、8丈高了,他不顾形象、唾沫横飞的手指著陈涛愤然的骂道:“你个小王八蛋!别他妈的总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