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匡 - 分卷阅读115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115

    再次的收留你,这回你再去试试,你别说你是青莲道长,就说你是他的侄子什麽的,那些牛鼻子老道肯定就会收下你。”

    青莲道长有点儿犹豫了:“可是。。。我舍不得我的熊儿子,我从小养大的。”

    桃花釜主说:“不是让你去当老道,你可以拐点儿师兄师叔什麽的来这里教你剑法吗,你们一起耍剑(贱)该有多麽的逍遥快活啊?”

    青莲道长摸摸自己的脸:“呃。。。说的也是啊。。。那淫贼,谢谢你了。。。”

    桃花釜主对陈涛说:“送客。”

    陈涛把青莲道长扶起来,给他又拿了一些蜂蜜、月桂、红糖、桂花、花生、芝麻馅料的油炸!粑团揣上,然後把青莲道长扶到了门口。

    青莲道长转头问:“这里没有石阶啊,怎麽下去?”

    陈涛一指远方:“你看。”

    青莲道长赶快抬头往前方一看。陈涛飞起一脚就把青莲道长给踹了下去。

    青莲道长害怕的放声大叫:“我不会飞啊!我不会飞!!救命!!!”

    陈涛拽著藤条紧跟他的飞了下来,一边飞一边拦腰抓住了跟自己长相差不多的青莲道长,你别说,这麽面对面的看著自己的仿制品,还真觉得自己是非常的倾城倾国。

    快到地面上的时候,陈涛横著一推,把青莲道长给推摔了出去。

    青莲道长打了几个滚,稳住了身形站了起来,又抬头看了看半空中的山洞,吓得鬓角上的冷汗都成串的流了下来。

    但是他做的第一件事儿还是赶快看看怀里的!粑团破没破,一看!粑团没事,这才安稳了下来。

    陈涛笑著说:“釜主说了,你以後想吃什麽想用什麽,都有你们武当山的道士送来了。你今晚就动身去武当吧。”

    青莲道长半信半疑的看著陈涛,陈涛又对他笑了一下,闪电一样的飞身爬上了悬崖峭壁。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白雾缭绕的陡崖上了。

    青莲道长疑惑的回了自己的洞穴,收拾了东西,背在身上。来回的踯躅了好久,这才硬著头皮的赶去了武当山。

    前生为妾132(釜主中了苗人蛊)

    自从青莲道长走以後,桃花釜主就和陈涛每天更加勤奋的修炼)内功,收集奇花异草,研究药性。

    陈涛这一天终於对桃花釜主说出了一个让他胆战心惊的事实来。

    这天早上,日出前,陈涛和桃花釜主运转完阴阳真气的交融汇聚,慢慢的把真气封在丹田里,调节平稳了呼吸。

    陈涛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的群山格外的宁静,鸟雀早在凌晨四点以前就停止了喧闹,偶尔的一声清幽的兽鸣悠然的掠过,在山谷中回荡几下,便隐入了山间找寻不到踪迹了。

    跌宕起伏的的苍青色山峰间铺满了层层缠绵逶迤的白云,它们柔软的缭绕在静谧的山峰周围,飘逸著梦幻一样的轻盈身影。

    远处的黝黑山峦如同海浪一般的舒展著,漫延著,绵延的伸向天边,隐在了天的另一方里。慢慢的白色的云雾中有一片由暗变亮了起来,亮到了一定程度以後又渐渐泛起了明显的红润,最後一片绯红完全的占满了天空,在那温润的红色中,清早的朝阳露出了一丝眉宇。

    陈涛知道这是太阳要出来了,他心事重重的捻著一只豔粉色小花的花瓣眼望著远方的说:“哥哥,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希望你不要害怕。”

    桃花釜主笑了:“这世间还有能让我害怕的事儿吗?你快说吧。”

    陈涛说:“我隐隐的看见你身上有一股黑气凝成的人形,坐立行走之间,人形也跟著你动作。”

    桃花釜主一下就严肃了起来:“你再说的具体点儿?”

    陈涛说:“那天去兵营抢马以後,我就看见你身上就有了这个东西。夜间睡觉的时候,我还看见它在石洞里来回的走动。”

    桃花釜主一下就沈默了,他静坐在那里好久都没说话。

    陈涛也无精打采的说:“哥哥,常听你说苗人的蛊毒厉害。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那夥苗人给你撒下的蛊毒?”

    桃花釜主幽幽的说:“哎。。。其实我自己也有感觉,身上有一个东西在莫名其妙的走窜。我这阵子抓紧练功,研究药性就是为了这个。昨天奶爹奶娘养的一只猴面鹰不是传来了一封信吗?那上面写著江湖传闻说,西南苗人要报他们那天的黑巫被斩之仇。不管他们是受人指使还是自发性的报仇。总之这片山林中要开始不太平了。苗人的蛊毒阴毒至极,他们往往以自己的身体养成毒蛊,这些毒蛊侵蚀他们的身体,他们要定期排毒才能求得自保,所以他们下毒不但是手段,还是身体上的需要,也就是说你不招惹他们他们都要下毒报复你,何况你招惹他们。”

    陈涛有点儿担心的问:“那,我们能用气把这个东西逼出来吗?”

    桃花釜主说:“很难。。。因为如果是蛊的话,我也不知道这是什麽蛊,应该用什麽方法破解。”

    陈涛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出来一个办法:“哥哥!我知道了,是不是破了蛊的来源,或者说养蛊的东西,就能好办了?”

    桃花釜主说:“不会那麽简单的,苗人养蛊都是养在极度阴暗隐蔽之处,有的直接藏在自己的或者别人的身体中,被人发现藏蛊的罐子他们就死定了,而且你去哪里能找到下蛊的蛊主?我跟你说他们一个最简单的蛊,你就知道这玩意儿有多厉害了。有的蛊毒师为了排出自己身体里的蛊毒,把这些蛊毒抹在一片竹篾上,放在路边,然後对蛊说:你去吃别人吧!路人要是不小心踩到这片竹篾,竹篾蛊就会跳到那人的脚面上去,这人马上就会疼痛不已。久而久之蛊毒就会发展到人的膝盖上去,这时候,人的那条腿就会细瘦如柴棒。不出4,5年,毒蛊侵占人的全部身体,人就毒发身亡。刚中蛊毒的时候还能解救,时间长了就没救了。从我中毒的那时候到现在快有半个月了吧,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没救了。”

    陈涛皱著眉头的一声不吭。桃花釜主以为他是被蛊毒的恶毒给吓得哑口无言了,也不想再说什麽的转身去继续研磨那些药物了。

    陈涛一直看著手里的小花,心里非常不甘心找不到蛊毒的解药。世间一物降一物,怎麽可能没有解药呢?只要花费一些耐心,或者通过别的一些途径,肯定就能找到这种蛊毒的解药。他想破脑袋的找寻著解毒的办法。但是自己的力量非常有限,又作不了什麽,於是只好跟著桃花釜主忙忙碌碌的直到深夜。

    深夜的时候,对著明亮无比的圆月,陈涛并没有打坐吐纳,桃花釜主问他:“你干什麽呢?赶快练功啊!”

    陈涛突然脑子里灵机一动,他赶快跳到了桃花釜主的身边说:“哥哥!我不是能看见这个

    分卷阅读115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