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匡 - 分卷阅读116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涛涛穿越之前生为妾(H) 作者:蛇一匡

    分卷阅读116

    森林的那些妖精吗?我想试试能不能跟他们对话,问问他们能不能帮忙!!!”

    桃花釜主皱了皱眉:“你小子,想解蛊想疯了?妖精是什麽东西?集天地之灵秀之气而凝成的神物。人家就算能听见你说话,也未必能搭理你。你还是好好的给我练功吧。”

    陈涛不甘心的说:“哎你就让我试试吧,让我试试,帮帮我,又不是我中毒,你用心点儿好不好?”

    桃花釜主被他缠了一会儿不耐烦的一摆手说:“行行行,就让你试试,我帮你,不过你要是因为这个把妖精招来附身我可不负责。”

    陈涛一下就无语了,这他妈的什麽人。。。我招妖精也是因为你,为啥不负责?我要是让妖精附身了,第一个就把你咬死啃碎你的脑袋。操。。。

    前生为妾133(红衣女妖的解药)

    陈涛叹了一口气,找了一个地方面对山林坐了下来,桃花釜主也坐在了陈涛的背後,双手一顶陈涛的肾俞穴,打开了自己头上的百会穴,让明亮的月亮直上直下的贯通他的上半身,然後引著月光缓缓的给陈涛的丹田推送入了一股阴柔之气。

    陈涛运气开始寻找这片山林中的各种精怪。有了桃花釜主的阴气的注入,陈涛脑袋中的视野一下就更加清晰明亮了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各种各样的精灵鬼怪全都纤毛毕现的跳入了他的脑海中,奇形怪状的东西简直到处都是。

    陈涛最後挑了一个穿著白衣的男子对他打了一个招呼,那个男子冷冷的看了陈涛一眼,转身就往林子的深处走去了。

    操!怎麽这妖精这麽能装牛逼?陈涛有点儿不满了起来,他很倔强的跟著那个男子继续往前走著,那个白衣男子一下不满了起来,他猛的一转头,高耸的嘴唇竟然变成了一个长长的白色喇叭筒,疯狂的对著陈涛进攻了过来。

    陈涛吓得赶快一躲,我操!这是什麽他妈的妖精?喇叭精?好吧,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吧,我再换一个。

    於是陈涛躲开这个喇叭精,又扫视著山林的到处找寻著面善的妖精,找来找去,终於在一个隐蔽的山洞口,陈涛看见了一个身著豔红色外衣的女人,这女人面容相当的姣好,正斜倚著洞口笑盈盈的看著月亮。

    那。。。试试这个?陈涛试著对这红衣女人打了一声招呼,那个女人看了陈涛一眼,也不作声,陈涛硬著头皮又跟她说了一句话:“哎。。。妹妹。。。”

    那个女人虽然嘴没有动,但陈涛分明的听见了她的声音响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怎麽?要解毒吗?”

    陈涛著实的吃了一惊,但随即赶快点了点头。那个女人笑了一下,抓著一个白玉的梳子漫不经心的梳理起了头发:“要解毒也可以,不过我要喝血,你能一个月给我浇一次血吗?”

    陈涛有点儿纳闷的小声的问:“什麽血?浇在哪里?”

    那女人笑著抚摸了一下身後一丛极高的结满豔红色浆果的植物说:“就是这里啊。什麽血都可以,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怎麽解上面那个人的毒。”

    陈涛说:“好!我答应你!就是一个月给你浇一回血就可以吧?”

    女人微笑著的点了点头。

    陈涛说:“那你告诉我如何解毒吧。”

    女人笑著捻起了身边一朵开著黄色小花的植物,然後张开嘴,把黄花往嘴里一送。

    突然间,陈涛脑海里所有的景象全都模糊了起来。

    陈涛赶快慢慢的收住了气,停了下来以後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桃花釜主也随著陈涛收起了气,赶快问:“怎麽样?怎麽样?”

    陈涛一边抹汗一边喘著大气的说:“跟妖精说话还真他妈的累。”

    桃花釜主说:“哎!你别这麽村俗!别骂人!你快说怎麽样了!”

    陈涛说:“不村俗不舒服啊,刚才,我看见一个穿红衣的女人坐在一个山洞口上,她说如果我答应她一个月给她浇一次血,她就告诉我。我说可以,她就拿起一朵黄色的小花,张嘴往里一送。我操的。。。这是什麽妖精啊。。。居然这麽好说话?“

    桃花釜主犹豫了半天,迟疑的问陈涛:“你。。。你真的相信她?你知道不知道妖精们都会耍诈。。。”

    话还没说完,陈涛一下就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不要这麽说!!!不要污蔑神人!!!先试试你再下结论!!!”

    桃花釜主用力一推陈涛:“别碰我的嘴!”

    陈涛被他推的跌坐在一边,愣愣的看著他:“你,你嘴怎麽了?”

    桃花釜主对著陈涛一拉下嘴唇,陈涛借著月光,异常清晰的看见了桃花釜主下嘴唇里一处翻开表皮的溃疡面。

    桃花釜主一放嘴唇:“这就是毒气开始发作了,妈的。事不宜迟,明天赶快去找那个山洞!”

    陈涛说:“等等!那用什麽东西的血来浇灌那个植物啊!”

    桃花釜主轻蔑的一笑:“血不是到处都有?如果她需要活人的血,我也会找来浇灌她的。”

    陈涛有点儿无语了:“呃。。。不要随便杀人吧。。。”

    桃花釜主说:“那我怎麽办?别的血我也不知道有什麽好的。我想想。猪血?这里的野猪非常少,不行;羊血?这里羚羊也不算多,还是不行;鸡血吗?估计太没有内涵了;哎,也就是山下的水牛血了,我必须下山弄点儿牛血来,你看,金子还是有用的吧?关键时刻还能买血换药。”

    陈涛郁闷著脸的点了点头,我也没说金子没用啊。。。我比你还喜欢金子呢,只是你不分给我罢了。。。

    桃花釜主一拍大腿,大声一喊:“说干就干!”陈涛被他吓了一大跳。

    桃花釜主扯著陈涛就要跳崖,陈涛死死的挣扎:“不行啊!!!我晚上看不清东西,会撞在树上的!”

    桃花釜主使劲抱著陈涛往山崖旁边拖:“你不是有第三只眼吗?打开!看准位置跳下去!”

    还没等说完,就抱著陈涛纵身一跃,两人一下就挂在了崖边的一棵树上。

    陈涛使劲的掰著桃花釜主抱著自己的腰:“不要勒著我的肚子!我喘不过来气了!哥哥,你自己跳下去好吗?”

    桃花釜主一点都不姑息陈涛的说:“快开天眼,我们要下去了,全靠你了!!!”

    说完又是往下一跳。陈涛吓得要死的赶快开了天眼,使劲的拽拉著藤条,两人跌跌撞撞的就飞下了千丈的悬崖,还好,没有什麽怪兽在底下张著大嘴的接著,否则可真就小命不保了。

    下了山,桃花釜主又取来马匹,两人骑马飞奔了好久,终於在很远的村子里找到了一头水牛,当跟牛的主人老农说要牛血时,老农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地:我们全家就这一头牛!要耕田种米的!我们把这头牛就当我们的儿子养的!

    分卷阅读116

    - 肉肉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