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雨成冬 - 第二十九章鬼面女子万毒天掌 幽冥之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就在冥修几人对话之际,一道相隔他们一里左右的黑影一闪而没。半个时辰后,他翻过一座山峦,沿着树林内的一条羊肠小道,穿过一方狭窄的山洞,行至一条流淌着清水的河流前。

    此地僻静难寻,若非熟识此路者,极难到此。只见小溪前的岩石上盘坐着一名黑袍女子,她背对来人,因此看不清相貌,从她的动作可以看出,她正在梳洗那一头顺直的黑色长发。

    “属下梵凌,参见鬼将!”那黑衣人躬身道。

    “你负责看守翡翠宝树,怎么到此处来了?”女子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但让人觉得高高在上,难以企及。

    那黑衣人梵凌听了,连连道,“先前属下将一队人马引至翡翠宝树处,可谁想妄图取宝那人太过厉害,竟是将鬼将刻下的八道法阵尽数破去,并且只是被微微震伤!”

    “咦?”那女子轻咦了一声,“把你所见毫无保留的说与我听。”

    “是!起初那人”梵凌说了一声,随后将亲眼所见的一幕幕如实道了来。

    那女子沉默许久后才出声道,“如你所言,那人是在无心之中陷入八重阵法内,不但在须臾之间破了出来,并且仅仅是被微微震伤。看来他不仅肉身无匹,还道心圆满”

    梵凌立在远处没有说话,等待着女子的命令。

    “此人太过厉害,你们虽占地利也不是对手让我亲自去会会他。”女子一边梳洗一边吩咐道。

    “遵命!”梵凌抱拳。

    在翡翠宝树处吃了个暗亏后,冥修一行立马离开了。敌人来历不明且藏身暗处,他们不想主动去招惹。

    “我一直在想。刻阵法的人为什么要引我们入杀局照理说我们初来乍到,与他无冤无仇,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行进途中,冥修向众人说道。

    “我看是想抢夺我们身上的法宝吧!”王宣愤愤说道。

    “那八重阵法为何在冥修滴了一滴血后才显现我觉得那翡翠宝树才是引发阵法的关键。”厘子樱摇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翡翠宝树是有主之物!”冥修看着厘子樱道。

    “如果那人拥有翡翠宝树这样的至宝,那他的目的可能就不仅仅只是杀人夺宝了!”炎宇扇着扇子分析道。

    “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当心些,谨慎行事。”冥修说道。死域之内,不仅存在天然危险,更有别有用心之人设置杀局。若是稍有大意,就可能小命不保。

    “走吧。”厘子樱说了一声,一行人再次沿着山路行走。而他们的方向。正好是那被梵凌称为‘鬼将’的女子所在。

    一行人行在大山之中,一个时辰内居然发现了三株年份不小的灵药,传言死域内蕴含无数灵萃,此言果然非虚。

    “吃了这株五百年年份的火灵芝,我的魂力更加精炼了!”小胖子王宣高兴的说道。先前这株火灵芝正是他发现的。

    “王宣兄弟,你找灵药可真有一手啊!佩服佩服!”蒋平由衷感慨道。

    “我自幼在深山里长大,找灵药这样的事儿那是家常便饭,不足挂齿!”王宣这样说着,但小眼中还是掠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奇怪”炎宇收起扇子,皱着眉说了一句。

    “有什么奇怪的?”王宣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得有些晕乎。

    “我是说药材的年份奇怪。”炎宇回了句,随后分析道,“我们一个时辰左右便发现了三株灵药。说明死域真的如传说一般,孕育了无尽灵萃。只是这年份,却怎么都是五百年左右的”

    “嗨。上千年的灵药哪那么好见。”王宣满不在乎道。

    冥修沉默了一会儿说,“高年份的灵药会不会是被引我们入围的人挖走了”

    “有可能!”厘子樱点头,同时想起了那株翡翠宝树。“如果是这样,那这些五百年年份的灵萃都是没能入那人眼的?”

    王宣、蒋平等人同时咽了口唾沫,眼前仿佛浮现出许多千年、万年的灵药被人挖走的场景。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收索,终于在一处陡坡下发现了一株一千五百年的何首乌。那何首乌叶片碧绿。根茎金黄饱满,散发出一股药香。

    “看来我们想多了。”冥修和炎宇对视了一眼。这般说道。

    这片山脉被黑雾笼罩,魂识被压制得几乎没用。找这些灵药全凭肉眼。不得不说,王宣找灵药的本领真的很强,四株灵药有三株都是他发现的。像这颗何首乌就是在一处半人高的草丛里,被淹没的几乎看不见,前边还有一块石头挡着,非常隐蔽。

    “这种上了千年的灵药已经有了一丝灵气,便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直接用手取了,必须要用玉铲挖,玉盒装”王宣一边收取,一边告诉众人。

    就在这时候,冥修、炎宇和厘子樱的脸色突然变了,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小心’。

    唰唰唰!

    只见一串灌注着魂力的箭矢激射而来,一箭之力甚至爆裂千斤巨石。

    王宣一把松开即将挖出的何首乌,连躲带跳的向冥修他们所在飞逃,同时手中的长棍不断挥舞。饶是他极擅防御棍法,也被这一连串的箭矢冲击得吐血。

    “在上边!”炎宇喊了一声,同时冲天而起,手中的折扇一挥,打出数十枚绿色火焰所化的细针。

    山坡上俨然立着二十余个身穿黑衣,带着恶鬼面具的弓箭手。并且每个背后都背着宽大的战刀。见炎宇的火焰针打来,他们收起弓箭,二十余人同时一掌拍出。

    浑厚的黑色魂力将数十枚火焰针当空击爆。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火焰针被击碎后,竟然化作了点点绿色的萤火,灵动飞向了那二十余个黑衣人。

    “咦?”一声轻咦,身穿黑纱长袍,带着一张鬼面具的女子显现的同时。捏了个法决,打出一道碧波,直接冲散了不死火焰化作的萤火。

    她身形不停,自陡坡跃下。

    ‘啪啪!’

    下方的厘子樱眼见一个鬼面女子自黑雾中飞身而来,当即迎面飞了上去,连续和她对了八掌。

    两人各自飞退。厘子樱脸色却有些暗沉,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掌缭绕着一股黑气。

    “有毒”厘子樱脑袋一晕。

    那鬼面女子看不清面色,却又见她一跃而来,准备再次攻击厘子樱。看在眼中的冥修一跃而上,《毒经》运转。双手荼毒。

    眼看两者就要一掌相怼的时候,却见那鬼面女子猛地一愣,居然收掌不发。

    ‘噗’的一声闷响,冥修运转着毒经的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她的胸口,将鬼面女子打得吐血倒飞。

    “是你”那鬼面女子捂着胸口,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冥修的心突然莫名猛跳,但想起厘子樱身中剧毒。不由寒声道,“交出解药,饶你不死!”

    “她对你那么重要?”鬼面女子却是低声问道。

    “废话少说。快点交出来!”冥修看见已经昏死过去的厘子樱,不由焦急吼道。

    “想要解药,那就跟我来吧!”鬼面女子冷笑了一声,扭头便走。

    “放!”陡坡上的黑衣男子梵凌挥手下令,二十余名弓箭手又是一轮激射,将冥修挡住片刻的同时。鬼面女子已经回到了陡坡之上。

    “鬼将?”见鬼面女子受了伤,梵凌连连喊道。

    “不碍事。他的毒掌虽然厉害,却伤不到我。”鬼面女子罢了罢手道。

    “请鬼将先走。让属下来对付此人。”梵凌说道。

    “你们全部退去,不准再次出手,此人让我来对付!”鬼面女子淡淡的说道。

    “这”梵凌有些迟疑。

    “你是在怀疑我吗?”鬼面女子语气冰冷的问道。

    “属下不敢你们跟我撤!”梵凌吓了一跳,当即带便带着那二十余名弓箭手走撤退了。

    鬼面女子往身后看了一眼,随即往先前她所在的极其隐蔽的山谷处去了。冥修因为担心厘子樱的安全,一路追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